笔趣阁 > 未分类 > 见异思迁np > 路一明番外陌生到熟悉
    见异思迁np 作者:咸鱼想要票子

    



    路一明番外陌生到熟悉



    济光附中是没有食堂的。

    因此平日里师生用餐,都是靠同济光大学的学生争抢。

    好在这所大学里食堂众多,一出附中校门,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食堂。最远的那个,也只需要走上800米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吃货的天堂。

    可惜刚过十点,食堂的午餐窗口还没有开放。

    路一明带着颜琰悻悻而去,决定去福锦楼吃顿大餐,顺便给李女士打包豪华午餐。

    “你要住校吗?”手机电量耗尽,路一明等菜等得无聊,对着面前小姑娘问起了话。

    济光附中没有专门的宿舍楼,想要住宿还得去大学那边申请。手续难办,环境也不一定好。

    对面的女孩放下手中的书,摇摇头。家里要照顾的花花草草,还有鱼缸里每日等待投食的金鱼,全都离不开她。

    阿明决定换个话题:“你多大?”

    “快15岁。”她继续埋头看书。

    “在看玛格丽特的《情人》?”阿明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话题。

    颜琰点头:“才刚开始看。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看过影版的,不知道书写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总有一种落寞沧桑的感觉。刚开始的时候,就像一个年老的女人在你面前絮絮叨叨,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主角的人生里。虽然写得很浪漫,但我总觉得很苦涩。”

    许是有些不好意思,这次换成颜琰问路一明了:“听说你以前就是在济光附中念书?”

    “对,初中在这儿,高中去的南岭外校。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默默给这人贴了个学霸标签。看情况,说不定还是南岭外国语学校的保送生。

    “当年没参加高考还挺遗憾的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“小颜在新学校要好好学习呀。说起来咱们小区里的学霸倒是挺多,我一个念省大的都算末流了。现在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,你可不能落后呢。”路一明说这话的时候,像极了小时候幼儿园时得了小红花还嫌不好看的同学。

    说好的温和谦逊,体贴有耐心呢?怎么和李阿姨嘴里的完全不一样。颜琰默默吐槽着。

    明明也大不了几岁,就操着老气横秋的口气教育人。昨晚就被他敲门叮嘱带好材料,深夜看她家灯还亮着就打电话劝说早点睡觉,太过“尽职尽责”。

    阿明自然听不到这番吐槽。

    好好学习,上一个好高中然后再上一个好大学。这是多数人所认同的无比正确的道理。事实上,说这些话,无非是因为两个并没有什么关联的人只能随意拉扯些大道理的话。

    又或许是好为人师表,可惜他自己意识不到。

    菜渐渐上齐,话题便打住了。

    路一明点的都是偏甜口的,又是自己心心念念许久了的,直呼吃着过瘾。给她介绍了福锦楼的特色,招呼了几声,便自顾自大口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座位靠窗,景致不错。几道菜火候正好,酸甜可口。颜琰一向在家吃惯了,偶尔吃吃外面的也觉得新鲜。

    正值饭点,餐厅里人来人往。从前阿明和一帮朋友最爱来这儿。这么久没来,福锦楼的味道水准一如从前。

    也是赶巧,刚回国就在这儿遇上了朋友。

    “路一明?你回来了?”对面那人一上来就勾肩搭背,二人顺势拥抱,熟稔得很。

    “正好都在这儿吃饭,要不一起喝两杯叙叙旧。我这儿还有几个朋友,小妹妹要不一起来玩。”那人邀请道。

    阿明拒绝了:“今天就算了,我才刚回国呢。待会儿还要去医院给我妈送饭。”

    那人也不强求:“唉,你妈病了?那还是算了算了,你妈身体要紧。要不下星期我们再聚?咱俩好好叙叙旧,你在国外的时候大家都惦念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真是令人羡慕的好人缘。

    独来独往的颜琰向来都是形单影只。如果不是因为家庭的缘故,大概她也会有这样挂念着自己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可她父母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让她体验愤怒这种感情。

    和路一明一同探望完李阿姨,颜琰坐在路一明的车里,正打算靠在座椅上养神休息下,手机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这话很假吗?你叫我怎么相信你们的话?”

    电话的那头是不满焦躁的男声,颜琰想直接挂断电话了。潜意识里,她并不喜欢让别人听见父母与自己的对话。何况,这辆车里也不是什么适合听电话的场合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不想和你吵架。从小到大就没管过我,现在说来管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艹!”她忍不住咒骂出声,按下了挂机键。抬起头,却对上了后视镜里的路一明的眼睛。

    犹豫着,路一明开了口:“还好吗?怎么了?”仅凭着最后传来的那句洪亮的怒吼声,他隐约猜到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相干的人。”她不耐烦地说。

    “和父母闹矛盾了?”他试图劝解,“我以前给一个小孩当家教。他那时上初中,父母工作很忙,不能陪在身边,偶尔通话都要吵个不停。也许和你有点相像。其实家人之间,有些话可以好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生理期的缘故,她才会这么暴躁。暴躁的小姑娘发起了脾气,像个炸毛的猫咪。

    路一明嘴里的“真像”二字像是一根针扎向了颜琰的逆鳞。她怎么会和别人相像?她只是她,这世上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,绝不可能被替代和等同的人,绝不是与谁相像。

    四年级时的期末考试写作文《我的妈妈》,她迟迟无从下笔。后来她想起同桌挂在嘴边的妈妈,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。会做一手好菜,把家里收拾得仅仅有条。不仅能够完美地帮同桌做出手工作业,还会给她做漂亮的小裙子以及旁人都没有的娃娃。同桌受了欺负,妈妈总会及时开导,告诉她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多么好的妈妈啊,她想起时常在照片上看到的脸,忍不住拼凑到一起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写得极好,就像她看过的那些故事书里善良勇敢积极地主人公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