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莉亚身上唯一的伤口就是她昨天落到恶魔井里时背上摔出的淤青,而那一块经过一夜的发酵变得十分疼痛,在希尔泽将她放到床上时,西莉亚痛得发出了声。

    希尔泽扶住她歪歪扭扭的身子,皱着眉问:“茜茜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西莉亚眼里带着泪,脸蛋变得有些扭曲:“背,在背上。”

    他让她趴下,极其小心地掀开她的裙子。

    少女的肤色肤色雪白,纤细的长腿时常遮掩在长裙中,头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希尔泽。他的喉头微微一动,略过她饱满的翘臀,小心翼翼地看上去。

    在她纤瘦的背上,白嫩的肌肤印着一大块的青紫,显得十分惊人。希尔泽不敢用手触碰,他吸了口气,心疼地问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西莉亚的脸埋在自己的臂弯中,她的声音带着哭腔:“我从高处坠落,简直要痛死了,哥哥,快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希尔泽没有办法,他是炽天使,全然不会圣洁天使的治疗术。他此时有些恨自己的无能,只能看着可怜的妹妹哭泣。

    他俯下身,捧住她的脸安慰她:“没事的,茜茜,哥哥这就去帮你找医生。”

    他正要离开,却被西莉亚拉住手,少女的裙子还歪歪扭扭地披在身上,从缝隙中,他看见了惊人的雪白。

    西莉亚这会儿快疼晕过去了,然而希尔泽的离开只会加剧她安全感的缺失。她整个人都黏在他身上,可怜兮兮地发抖:“不要,哥哥,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希尔泽心疼极了,妹妹受伤让他更为难受。他抱着她,尽力不去触碰她的伤处,焦心地说:“那让哥哥和医生通讯,先放开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的妹妹向来像一块牛皮糖,无论怎样都甩不掉,此时受伤了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西莉亚轻声嘟囔:“都怪哥哥,明明说好了要陪我种完这些罂粟,半道离开,又留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哥哥离开我,想永远和哥哥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希尔泽听了妹妹的这些话并不意外,他只能安慰她:“不会有下次了,哥哥再也不会离开你了。”

    西莉亚抬起眼,和他同样颜色的眼瞳里充满着悲伤:“不,哥哥还是会离开我,哥哥越变越厉害,茜茜只是个废物,会被哥哥抛弃的。”

    他几乎跪在她身边,心痛地说:“不要这样,茜茜,哥哥错了,哥哥保证,会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西莉亚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,眼睛几乎失去了光芒:“不,哥哥的保证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有什么能让我们永远在一起——”

    希尔泽抹去她的泪水,忽然想到天使契约,他柔声说:“哥哥和你签订天使契约,好不好?契约是永远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西莉亚指甲紧紧地抠进手心,在心里赞扬傻哥哥的上道,她立即反问:“可是,那是夫妻间才能签订的,会被爸爸妈妈责怪的。”

    她想到父母,瞬间瑟缩了一下,又往希尔泽的怀里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