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尔泽意识到妹妹的不正常,可惜他完全没有办法,因为就在他保持沉默的时候,西莉亚最后亲了一口他的脸,甜甜地道了声晚安,甚至主动关了灯,然后钻进被窝里依靠着他的胸膛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少年对此瞠目结舌,她表现得像一个吃完了就跑的霸王餐顾客,这让他有些恼火:“西莉亚!”

    西莉亚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脖子,迷糊地嘟囔了一句:“拜托,哥哥,快睡吧,我很困。”

    希尔泽只能暂时闭上了嘴,因为他想起早上她有一节实训课,而现在估计已经午夜一点钟。

    他久久地凝视着妹妹恬静的睡颜,心里仍然不能释怀。

    他在怀疑,究竟是谁教了她这些?可是西莉亚完全没朋友,压根没有被带坏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,趁着少女熟睡,他起身去处理自己身上的污浊,顺带拿了湿毛巾给她擦身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兄长,他仍然固执地将她视作妹妹,完全没将她往女人的范畴看。尽管面对着她的裸身有所悸动,但比她醒着胡闹的时候要好很多。因此希尔泽平静地收拾了一切,接着在椅子上凑合了一夜,他决定不能再与妹妹同床共枕。

    早晨的西莉亚看起来十分有活力,就连平时萎靡不振的银灰色翅膀也有了光泽。她同正在准备早餐的希尔泽打招呼:“早,哥哥。昨晚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少年顿了顿,他以往可是最为优雅英俊的叁年级学长,而今天的他看起来憔悴不堪,甚至连原本光滑柔顺的金发也变得毛躁极了。他保持着笑容,努力忽略被椅子硌得疼痛的翅膀根:“当然,茜茜。”

    她下床同哥哥拥抱,吃了早餐后少见地哼着歌去上课,以及,刻意忽略了希尔泽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没再出现希尔泽担心的状况,西莉亚不再缠着他要他补习,反倒认认真真地跟着哈德森学习法术,就连一开始嫌弃她的哈德森也惊呼:“你妹妹最近吃错药了?怎么长进那么快?”

    希尔泽对此感到不大自在,少女的脸色日渐红润起来,而他却愈发纠结。他一直履行着家长的职责,兢兢业业地想要把西莉亚往正道上拉,可她完全没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但他也因此安心了不少,也许那晚只是意外,青春期的妹妹对此感到害羞很正常,他也应该学着遗忘。

    西莉亚则快乐得很,眼看着哥哥每天长吁短叹,每天十分忧郁地望着自己,正让她感到窃喜。好吧,应当恰当地给予男孩子一点自我思考的空间,不是吗?

    可惜她的好日子很快到头了,她的中级天使考试即将来临的时候,希尔泽被派往乡下进行天使救助,连带着他的室友哈德森一起,他们要去帮助那些被远古恶魔遗留的威胁伤害到的人们。

    西莉亚咬着唇,苦苦拉着即将登上传送阵的兄长,控诉道:“你又骗人!你还说帮我过中级考试,我自己怎么可以!”

    希尔泽十分无奈,他只能轻轻摸她的头:“没办法,茜茜,校长说了考试时亲属要回避。”

    她就知道!西莉亚气呼呼的,那个老头就喜欢坑她,难怪同意了她要参加陪同代表团的要求,他知道她压根过不了中级考试!

    为了防止她作弊,他甚至把哈德森一起派走!

    西莉亚死死拉着希尔泽的手:“不行,我不许你走。”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言而无信有些愧疚,只能轻声细语地安慰妹妹,甚至给了她从那晚以后的第一个拥抱。